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人事動態>科研聚焦>

中國科學院院士楊衛:評判學術不端,責任和能力要分清

時間:2021年03月30日 作者:劉如楠 來源: 中國科學報

 近年來,在科研領域,撤稿、數據圖片誤用、誠信失范事件時有發生,甚至涉及到著名高校和教授。

這不禁讓人疑惑,我國的科研誠信問題越來越嚴重了嗎?此外,出現學術不端,除作者外,是否也是期刊編輯和審稿人的失職?如何保證科研誠信、營造良好學術環境?帶著這些問題,《中國科學報》專訪了中國科學院院士、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原主任楊衛。

學術不端是特定時期的發展問題

《中國科學報》:當一篇論文發表后出現問題,學術期刊通常會采取哪些處理方式?

楊衛:學術期刊對問題文章進行更正、勘誤、撤稿,都是常見現象。更正是指作者已發表的論文中,有某一部分的內容、個別地方等,經后來研究判斷存在問題,需要改進或調整;勘誤一般是期刊的出版者校正字句錯誤。撤稿則是發現某篇論文主體或主要結論出現問題,屬于整體性的舉措。

撤稿又有主動撤稿和被動撤稿之分。

主動撤稿是作者發現論文出現問題后向期刊申請,也可能是“誠實的錯誤”(honest mistake)。被動撤稿,是期刊在刊出該文后,由于被舉報等,發現有學術不端或結論不能成立而采取的措施。有統計表明,撤稿的文章中,約50%~60%可能是學術不端行為引起的。

對于科學研究來說,文獻中的每一句話都被認為是可重復的、具有記錄性意義的科學表述,后人是基于這個結果進一步研究的。

這就好像砌墻一樣,墻的每一塊磚都要比較牢靠,后人才能不斷地砌上新的磚,一旦中間出現了不牢靠的地方,就要把這塊磚拿掉。所以撤稿的性質要看期刊對該撤稿事件的具體說明,并不是只要撤稿就是學術不端。

《中國科學報》:近些年,國內科研誠信失范事件似乎越來越多。與其他國家相比,我國真的更嚴重嗎?

楊衛:近些年的學術不端現象并沒有比以前更嚴重,而是因為隨著科技的發展,檢測手段越來越高明,更多的學術不端行為被檢測出來了。以前檢測精確度不高,有些東西被掩蓋,現在更容易查出來。

這種現象不光中國有,哪個國家都有。一般來說,一個國家處于轉型期時,撤稿現象較多。

日本在世紀之交,德國在20世紀90年代初,美國在20世紀70、80年代,英國更早一些,在20世紀50、60年代,這段時期撤稿都比較多。中國的撤稿高峰在2010年左右,目前在撤稿率上呈下降趨勢,但還是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當整個國家到了平穩發展期,這種情況就會減少。近年來,我國科學研究的發展速度比較快,從以前很少向國際期刊投稿,到后來大量向國際期刊投稿,成為第一大投稿國。這個轉型的過程很短,其間就可能出現各種各樣的情況。

當國家處于快速發展期,學術研究也在一個快速學習、發展過程中時,有些科研人員會遵守規則,有些會漠視規則、忽視科研誠信。當度過這段時期,到了比較平穩的發展階段,原本破壞規則的人發現代價太大,不如遵守規則,慢慢的,情況就穩定下來了。

學術不端中的責任和能力問題

《中國科學報》:出現學術不端,除作者外,是否也是期刊編輯和審稿人的失職?

楊衛:這里要分清兩個問題,一是責任,二是能力。

如果出現學術不端,責任是誰的?一般來講是作者的,正所謂“文責自負”。而對于期刊的編輯和審稿人,在審稿、刊登過程中沒有發現學術不端的現象,一般來說都不是蓄意的,可能是由于能力不夠。

這個能力包括整個出版平臺、期刊審稿系統的能力,比如能不能查重、重合率多少、夠不夠精準。對于較大的出版社,編輯通過相似性核查系統,一般能得到兩個指標:一是和現有已經發表文獻的重復率,一般認為超過30%就有“沿襲”的嫌疑而不予考慮;二是這篇論文和以前著者被退稿文章的重復率。根據這兩個指標,編輯可以選擇拒絕或進行下一步審核。

期刊編輯不可能看遍所有的文章。他們未能發現某些學術不端行為,也是情有可原的。當然也有一些特殊情況。

審稿人也是一樣,審稿過程中,系統也會進行相似度提示,此外他根據自己的研究經歷、閱讀文獻經歷,也能夠判斷是否存在學術不端的行為。

整個編輯審稿的過程,是對期刊編輯和審稿人能力的衡量。但是也不能說,沒發現某篇文章重復或數據失配等問題,就是他們能力不夠。有可能的話,所有的期刊和審稿人都會不斷提升自己的能力。

《中國科學報》:那在什么情況下,期刊編輯和審稿人也有一定責任?

楊衛:比如他們明明知道存在重復、收到了系統的提示,但不指出來,就要負一定的責任,但是主要責任始終都是作者的。

再比如,投稿人是編輯或審稿人的關系戶,不按照正常審稿過程來、不認真審核就通過,或者編輯收了較高的稿費或版面費,或者為了提高期刊的影響因子,要求論文的作者必須引用本期刊發表的論文,或者兩個期刊互相引用,等等,都屬于學術不端。

還有一種情況,審稿人在審稿過程中,寫出了反對意見,但把與所審內容類似的東西拿去發表、拿去申請項目,相當于剽竊了別人的成果,這也是學術不端。

審稿人也有可能拖稿,但有時候他們向投稿人提出的問題和意見是很有道理的。有時他們的研究也卡在了同一個地方,就會想知道投稿人是如何克服的,這種情況不完全算是學術不端。審稿不是一個人說了算,有多個審稿人審同一篇稿件,以避免這種情況。

審稿人的責任很難判定,他們大部分是為科學界做服務的,難道因為服務不是百分之百的完美,就要去懲罰他們嗎?這對于整個學術團體是很不利的。一般來講,如果審稿人總是發現不了問題、審稿質量不高,以后可以不再選他為審稿人。

《中國科學報》:上述這些情況,該如何規避?

楊衛:給審稿人規定審稿期限,否則就更換審稿人。

還有一種做法是公開審稿,但目前大部分期刊沒有接受這種方式。公開審稿是一把雙刃劍,一般來說,匿名審稿時,審稿人可以寫出很直接、尖銳的意見。公開審稿后,審稿人的話往往變得綿里藏針,意見往往模棱兩可。

如果作者和審稿人都是實名的,二者很可能互相認識,審稿人給出意見的時候就會有所顧忌。這種現象不只是中國有,國際學術界也是如此。

期刊倫理不容忽視

《中國科學報》:要保證科研誠信、創造良好的學術環境,期刊應該如何做?

楊衛:期刊要不斷提高其能力,通過技術、流程手段判斷是否有剽竊、一稿多投等行為。

學術期刊有一個不斷發展進步的過程。像我們的本土期刊,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時,有些文章連參考文獻都沒有;引用別人的文字、圖片,有些也沒有標注出處;在2000年的時候還有一些期刊可以中英文兩發,F在已經規范了許多。

目前,類似數據的錯誤,期刊編輯能一眼看出來的往往是特別不靠譜的,其他的期刊編輯很難判斷,只有專家能夠判斷。在開放數據的基本架構中,科學數據按照其置信度或可重復率分為9級。

即使是小同行專家,有時候也需要重復工作才能判斷出相關數據準確與否。比如你做了一個實驗,電阻是500Ω,期刊編輯很難判斷是多了還是少了,專家也只能先信任你,但后人在重復這項實驗的時候,可能會發現不是500Ω,而是578Ω,那么數據的準確性就有問題了。數據的可信度是隨著不斷檢驗而提高的,第一次發表的時候,可以允許有一定的不準確度區間。

《中國科學報》:對于期刊能力的提升,您還有哪些建議呢?

楊衛:我國現在的不少科技期刊,還缺乏對期刊倫理重要性的認識。我們向國際數據庫推薦中國本土期刊的時候,容易受到質疑的主要在于許多本土期刊缺乏相應倫理條款或倫理聲明。最近一兩年,大家逐漸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國際上對期刊倫理的要求也在不斷改進。國際出版倫理委員會(COPE),有一個“16點透明原則”,包括期刊網站、期刊名稱、審稿流程、期刊的運營機構、期刊管理、期刊編輯/聯系方式、版權與許可、向作者收取的費用、學術不端舉報的處理流程、學術道德、出版周期、如何獲取期刊論文、期刊存儲、期刊盈利渠道、廣告、期刊宣傳,每一項都有細化的規范,要求所有期刊遵守。我們現在有些期刊還達不到這樣的水平,應不斷提高倫理規范。

COPE201711月推出了新的核心實踐,詳細闡述了有關期刊和出版商出版倫理標準的政策和實踐。

同時,COPE10個方面給出了明確指南和學習資源,幫助相關機構了解并避免道德問題,內容包括對不當行為的指控、作者和貢獻者身份、利益沖突、投訴和申訴、數據與再現性、道德監督、知識產權、期刊管理、同行評審流程和發布后更正,旨在幫助期刊、出版商、研究機構和投資人等多方共同努力維護和促進學術誠信。這也應是我國許多科技期刊努力的方向。

《中國科學報》(2021-03-291版要聞)

來源: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1/3/361560.s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免费人成视频在线视频电影_日本XXXX裸体XXXX_五月八月免费高清视频